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详细介绍1-10集

来源:2020-10-21 14:31:40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韩祖光带著著雁清去看摄影展,照片里竟然是年轻时的她自己,背景是一家叫做新月照相馆的门口,上面还印著作者:林思清。乔雁清的内心激动翻腾,这个突如其来的记忆,让她一下子承受不住,她竟然昏倒了。

  在医院病房里,雁清回忆起1949年……,清晨的上海街边,没有蓬勃袅杂的生气,凌乱又萧瑟。近郊,刚留洋回来的唐浩仪奉父亲之命押著自家的一车大米移去另一个仓库,正当浩仪纳闷此行的目的时,一群土匪蜂拥而上来劫米。一番混乱之中,劫匪头被唐家手下小高压制,看著这群劫匪,浩仪发现他们全是衣衫褴褛,而且还带著老弱妇孺,很显然是因为饥饿而行抢。浩仪的怜悯之心油然而起……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报童小包趁林乡睡觉时,偷翻林乡行李,除了衣物及一叠相片外,小包发现唯一值钱的是一台相机,小包将他的相机偷走,带去新月照相馆变卖,没想到林乡也来了新月照相馆,小包推说帮林乡找工作,要徐老板让林乡试试,突然间,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林乡的镜头内,那是穿著旗袍准备入门拍照的乔雁清。林乡直觉又迫不及待的不停著按著快门,把这美丽的一瞬间捕捉下来。

  回到现代,乔雁清伤心的诉说著过去,韩玮不忍心,决定带著奶奶回到上海,回到新月看看……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林乡到校门口等雁清,将那天无意间拍到的雁清照片洗了一张送给她,雁清非常喜欢这张照片,林乡向雁清提出请求说希望他能为她多拍一些在上海的照片,雁清欣然答应,林乡开心莫名。

  由於报导了企业家囤米的新闻,林乡被打得满身是伤、不成人形。乔雁清心疼落泪、一旁照顾,林乡感谢莫名。这样的互动看在唐浩仪的眼里,非常的不是滋味。一股醋意在浩仪心理油然而生,他知道雁清已经开始对林乡有了不一样的情感。浩仪开始盘算著该如何帮自己从劣势中挽回。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林乡与雁清的感情在雁清照料林乡伤势的过程中迅速滋长。等林乡伤好后,雁清与林乡常常一同出游谈心。乔父看著女儿陷入热恋之中,也都不做任何回应,他只知道女儿能开开心心过生活就好了。

  台湾来信告知林乡的母亲重病,雁清决定为林乡做些事。雁清跑去找唐浩仪帮忙,看看他能不能弄到去台湾的船票。他答应雁清会帮她处理船票的事。雁清开心且感激的离去,此时,浩仪的心中开始了一步步的计画……

  雁清在码头边等不到林乡,唐浩仪极力说服,说林乡到上一班船走了,此时船笛已响,若是不上船,可能这一辈子都到不了台湾见不到林乡了,雁清带著忐忑的心情,离开了。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雁清万万没想到,当她好不容易摆脱唐浩仪找到林家,一踏进门,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林乡的遗照。她无法接受眼前看到的,当场昏了过去!

  雁清醒后隔天清晨,林智子将香递给雁清,雁清在遗照前上香,一举起香,大颗泪珠就不断地落下来。这时林母竟然不愿承认雁清与林乡的亲事,刻意愤然地赶走雁清,不惜殴打她。被打出去的雁清失魂落魄泪水早已流尽……

  被赶出门的雁清哭倒在林家门边,一台黑车驶近,是唐浩仪。他带著悲伤的雁清返回台北,一路上,雁清的眼泪没停过。

  雁清再度的逃离了唐浩仪的关照,回到了当初来台初识的韩祖光家,雁清想追随林乡而去,却被祖光救了下来,悉心的照顾著她。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原来林乡并没有死,他一回到上海,得知雁清到了台湾,他想要回去,但想不到这时两岸海岸线已经完全被封锁,又从小包口中得知,乔父正卧病在床,没有人照顾,林乡毫不迟疑的将乔父送往医院,待乔父病情稳定后,林乡告诉自己,要竭尽心力照顾乔父,如同自己的父亲,一边等待雁清回来。

  台湾,祖光因为雁清生日,所以想办法做了雁清最喜爱的上海点心蟹壳黄。雁清心裏一阵感动,在中秋夜裏,雁清竟突然主动向祖光提出结婚的打算,祖光一听,喜不自胜,紧紧拥抱著雁清,反覆的对雁清承诺自己的真心,他几乎弄痛雁清的用力,让雁清感觉到他是真心的欢喜,他是真心的会照顾她,对她好。

  现代,雁清终於回上海了,但她在新月照相馆前等了好多天,都没有林乡的消息,最后终於决定回台湾了……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7集

  现代,台北。

  很快的,唐轩以他的财力及能力,迅速的掳获了韩玮的心,但随即消失不见,

  韩玮心思一直挂记著失联唐轩,但李文雄,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搞怪艺术家,常突如其来的来找韩玮,韩玮觉得跟李文雄在一起,什麼都可以不用去想,可以让她忘却烦恼。而文雄总是找到机会,就表示对韩玮的喜爱,但韩玮总是把文雄的话当成是个笑话,不去在意。

  在上海相谈后,林乡和雁清都遗憾,他们即使相遇了依旧无法弥补彼此,各自在上海及台湾思念著对方,雁清在台湾看著林乡这些年来给他写的信,林乡在上海新月内细细的擦拭著雁清带来的当年林乡的相机。

  因为工作,韩玮必须到泰国一趟,她拉著文雄跟她一块去,顺便散心,骑大象、拜四面佛玩得不亦乐乎,但没想到在取画作的同时,竟发现了唐轩的踪迹……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8集

  林乡的外甥阿元写信告知母亲林智子病重。林乡回到台湾,发现智子已经在阿兹海默症的侵袭下难以完整的记忆与言语,林乡感慨万千,又从阿元口中拼凑得知雁清当年来台南时的悲惨遭遇,以及母亲未何要赶走雁清的原因,林乡感叹所有的悲痛与不满已经都来不及了。在阿元的带领下,林乡来到母亲的坟前,老泪纵横,他告诉母亲,这一趟回家的路竟然走了五十几年,他将这些年间无法寄回台湾的信在母亲坟前焚烧。

  韩玮从Edward口中得知了他与唐轩合作炒作画作的内幕,甚至涉嫌用基金会做不法的勾当。韩玮心慌意乱,唐轩对她来说像是一团谜雾,但是爱意却不因为这团黑雾而削减。

  就在这一夜,避不见面的唐轩竟传出简讯要韩玮与他在汽车旅馆见面,韩玮立刻奔往旅馆。

  唐轩一打开门,韩玮竟然看见穿著细肩带性感洋装的云姬正在桌前亲密的喝著红酒,韩玮无法相信自己看见的,她只想赶快逃出房间躲避这个羞辱,没想到唐轩却还不断地刺激她过时落伍,韩玮痛打唐轩一耳光,哭著跑出旅馆,她多日来心中的期待全数变成疼痛,如热辣的鞭子一样刺痛她。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唐轩打电话给玮玮,他不讲话,玮玮就讲了一个独角兽的故事给唐轩听,唐轩就说完“我爱你”就挂掉电话了。

  文雄带玮玮到海边玩,在海边吹泡泡......玮玮一边坐在沙滩吹泡泡一边讲在南非SAFARI的经历。

  唐轩喝醉酒坐在云姬家门口闹,云姬开门了放唐进去,门口一个角落。EDWARD偷看。

  第二天早上,玮玮和文雄在海边打闹拍照。

  唐轩在云姬家过夜。

  文雄和玮玮在闲聊,玮玮接到唐轩找她的信息。

  唐浩仪和唐轩以及其他公司人员开会,唐浩仪不舒服离席,唐轩偷笑。

  玮玮打开电脑看和文雄玩一起拍的照片,看到唐轩发来找她的EMAIL,此时唐轩打来电话就玮玮第二天早上去办公室找她。

  唐轩跪下来答应爷爷不会和云姬纠缠不清,求爷爷去瑞士治病休养2个月,唐浩仪答应了,让唐轩做代理总裁2个月。接到玮玮答应第二天见他的信息很开心。

  第二天,唐轩办公室,唐轩答应玮玮的辞职,但要她把没有做完的案子做完,玮玮也答应了。同时也问他关于EDWARD的事,唐轩说EDWARD人格分裂,搞不清现实和幻想,玮玮也相信了。

  唐轩送爷爷,在家门口很温馨的一抱。爷爷走后,唐轩开始着手安排和银行联系准备搞垮爷爷的公司。

  韩祖光和雁青一起看相册,回忆玮玮小时候拍照的事。

  唐轩在云姬在说整垮浩仪的事,云姬不是很同意。唐轩告诉云姬送给她的画市值超过六千万了,叫她先不要卖。

  玮玮打电话约唐轩去异度空间酒吧,唐轩跟云姬说公司有事后直接去找玮玮,唐轩带玮玮去山上别墅玩了两天,后来唐轩想起爷爷以前对雁青说的话“连家人都不爱,只爱她”,唐轩就变了开始发脾气,对玮玮说只是为了完成爷爷交给的她的任务和玮玮在一起的,玮玮光着脚哭着下山了。

  打电话给了文雄,文雄安慰她并送她回家,唐浩仪接到云姬告密的电话回台湾了。并查到了唐轩购买大唐股份并以赠与的方式转到唐轩的名下。

  EDWARD到公司找唐轩,责问他把画卖了,拿到威胁唐轩,不小心划到唐轩胳膊,叫来警卫,又放EDWARD走,然后又报警了。

  唐轩到玮玮家告诉祖光,其实唐浩仪不是雁青的表哥的事,为了讨好雁青对韩家好以及新婚之夜的事,唐轩跪下来还假装道歉。

  韩祖光到公司找到唐浩仪打闹,然后找老朋友喝酒,很晚回家。

  唐轩因收购之事跪着向爷爷道歉,跪了一晚上。唐浩仪要唐轩到上海去发展房地产事业,3个月之后发展的很好,可以脱离他,也可以继承大唐的事业。离开爷爷办公室之后,想想自己之前向爷爷假装求饶情景也觉得好笑大笑起来。

  唐轩和云姬因为整垮唐浩仪的事大吵一架,要唐轩收手。

  李文雄约唐轩到酒吧,求唐轩放过玮玮,不要再伤害她了,但唐轩说很爱她。

我在1949等你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EDWARD找玮玮,求玮玮和他一起揭穿唐轩,玮玮告诉他,她和唐轩已经结束了。

  韩祖光自从知道乔雁青和唐浩仪的事之后,留一张字条离家出走了,找到以前的老朋友喝酒,相约一起到马家去喝酒,发现老马吃安眠药自杀,送到医院求救,医生说幸好吃的安眠药过期了,没有什么大碍。

  上海,老林乡在新月照相馆给一群小青年记者讲摄影课。提到新月要拆了,建议搞一个关于老上海的摄影展。

  韩祖光和老友喝酒,说乔雁清在上海结过婚,因为局势乱分散了,考虑让雁清回上海。

  韩祖光回到家吃饭时宣布要乔雁清回上海。大家都舍不得。

  乔雁清收拾了行李,和家人做一下告别。韩祖光害怕分别,离开家,找老朋友去喝酒,没有去送乔雁清。

  上海,林乡给雁清过生日,说是韩祖光交代的,雁清感动得哭了。

  台湾,EDWARD找唐轩,求他给他一笔钱,唐轩答应了但是要他把基金会的艺术品全部出清。

  上海,乔雁清看到一些在新月门口指指画画,林乡告诉她新月要拆了。林乡乔雁清准备把养老的钱用来参加招标买新月。

  唐轩在看到公司策划书上有新月照相馆,准备参加招标,而且志在必得。

  乔雁清准备以保护传统的名义建立一个基金会保护新月。打电话给玮玮帮她把台湾账户保险结算一下凑钱给她。韩祖光知道后,叫玮玮带一封装有20万美金的支票信封带到上海去。

  到上海后,玮玮把信封交给乔雁清,但是她不收。玮玮教乔雁青通过视频和韩祖光谈支票的事。

  李文雄也到上海了,说参加传统文化保卫战,但是没有财团对他们的基金会感兴趣。玮玮只好去求唐轩帮忙。


家具水漆 http://wap.chenyang.com/index.html
英翰资讯网